Picozhi

做属于你自己的疯子

《借青丝》

 原著向,我流OOC闹补。
阴婚梗(几乎为零)
自娱自乐的产物,非常意识流,非常潦草。

一、


  他的手指颤了颤,似习惯性的往弦上拨了一下,又自发地收了回去。

  那人半跪在地上,背上一片鲜血淋漓。他望着那人的发凌乱的散了满肩,嘴唇开开合合,似有千言万语,又沉入无声中。

  万籁俱寂中,蓝忘机忽然听到一声低低的笑。


  他低下头,只见魏无羡身子一歪,侧躺在地上,背对蓝忘机,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那声音似痛意,似快意,半是疯狂,半是肆意。只听...

可能最近会唠叨一点,其实疯道士断断续续写过好几个开头,却始终不知道如何写下去,感觉时间不济,亦身体虚弱,夜不能寐,翻来覆去。
感觉唠唠叨叨的,其实也就一句希望,能早日康复,远离疾病。
自从吃药开始,明天记忆力都很不好,写什么都很没有感觉,逻辑性变差,连走路都会迷路,坐地铁过站,内外圈做错,十站后发现回到原点,呆呆的,又想嚎啕大哭。
吃什么吐什么,不想增重,又不堪压力的进食。
想象很美好,然而打开文档的那一刻,一切都回到原点,其实我也是个凡人,什么也写不出,什么都做不到,现在的我无法创造美好的东西,因为我觉得活着并不美好,只是一种生存。
唯愿山月常明,心灯不灭。

《太子与神秘客人的睡前故事》

 生日快乐。

1.

 

  谢怜做了个梦。

  四方黑暗,唯有一点明灯在脚下照亮,笼起了黄豆大的光晕。

 

  他执起灯,往旁边望了望,突然瞧见一对薄薄的长耳朵从地上冒了出来。

  小脑袋扒拉着爪子,将自己从土地里拔了出来。

 

  那个圆滚滚的小白球一蹦一跳,跃至谢怜脚旁,细声细气道:“殿下,殿下,这里走。”

  谢怜心中一动,觉得有什么晃了晃,若有所感地抬起了头。这一动,便宛若大珠小珠落玉盘,是金冠上的红玉互相碰...

《大夫》更新到四。

忘羡睡前小故事系列(四)

把我自己饿死前的羊花paro

剑三设定注意


每晚1k字


《大夫》


一、


  从前,有个奇奇怪怪的大夫。

  大夫姓魏,开着一家老旧的医馆,门口挂着招牌“活人不医”。


  大夫不给人看病,白天就坐在摇椅上嗑瓜子,悠闲得很。有人问他,为什么如此,大夫只是摆摆手,指了指牌子,又送了他一捧瓜子,让人陪自己一起磕。

  魏大夫不像个小城人士,日子精致的很,就是嗑瓜子,也要在旁边放一壶菊花茶。

  用大...

【忘羡】《疯道士》仙侠paro(八)

仙侠paro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姑苏龙宫与夷陵鬼城中的日日夜夜。

前篇点我(一)(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八、不周风


  姑苏与夷陵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马不停蹄的走了三天,才堪堪过了一半的路。


  嘎吱嘎吱,车轮碾着沿途的小石子儿,渐行渐远。马车狭小的空间内,挨着两人。

  门帘盖住了风声,里头又寂静又闷,细细听来,还有几声轻且长的叹息,夹杂着衣衫...

最近心态爆炸,疯道士更新不定,我也不适合管理这些破事情。

请尊重一下我,我在完结前不太想看见,没和我说过,就直接画了疯道士相关的产出,因为我现在实在无力完成这一切,所以这样会刺激到我。如果要画,请与我本人沟通,如果远离我个人想表达的意志,也请尊重我的设定,自己斟酌。

以上。

【忘羡】《疯道士》仙侠paro(七)

仙侠paro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姑苏龙宫与夷陵鬼城中的日日夜夜。

前篇点我(一)(二) (三) (四)  (五) (六) (八)


七、连结


  “咚——”角楼上,古钟最后的沉沉一撞,停下了摇动。


  魏无羡被日光一晃,眼角泛泪。他收剑的手僵在半空,被一尾银丝圈得紧紧。

  再一看,发现自己靠在蓝忘机怀里。


  目光顺着龙鳞一路向上,落在蓝忘机的脸上。...


【忘羡】《疯道士》仙侠paro(六)

仙侠paro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姑苏龙宫与夷陵鬼城中的日日夜夜。

前篇点我(一)(二) (三) (四)  (五) (七) (八)


六、祸根


  藏书阁内,对坐着两人。

  正哼哼唧唧的抄家规的自然是魏无羡,而一旁,另一人正闭目静思。


  魏无羡坐姿极其不端,没骨头一般的趴在桌子上,只支棱个手腕,窸窸窣窣的抄。他盯着蓝忘机看了会儿,又转头凝望屋外高悬的海中月,心想:蓝湛到底在想什么?想书?想人,还是想我那只兔子?...


【忘羡】《疯道士》仙侠paro(五)

仙侠paro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姑苏龙宫与夷陵鬼城中的日日夜夜。

前篇点我(一)(二) (三) (四) (六) (七) (八)


五、伴读


  很多年前,魏无羡刚来龙宫时,拘谨得很。

  龙宫坐落于云深不知处中一侧。这一头是白玉金丝堆砌的宫殿,另一头是熙攘的姑苏学院,半陆半水。

  满目雾霭中,有几只仙鹤停于湖畔,古钟轻敲,它们便仰起头,低声应和。

  海上有高楼宫殿,海下有游龙掠水,此地恍若仙境,生怕亵渎半分。...


【忘羡】《疯道士》仙侠paro(四)

仙侠paro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姑苏龙宫与夷陵鬼城中的日日夜夜。

前篇点我(一)(二) (三) (五)  (六) (七) (八)


回忆杀开始。


四、西风


  白日鬼境,由生人记忆为网,强制共情,于白日捕捉来往行人。

  魏无羡记得,他与蓝忘机一道进来了。


  记忆是柔软的流沙,在无声中暗暗勒紧人的脖颈。

  噼里啪啦,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这些沙粒落于地面,溅起万千或灰或白的光点。...

说了半天我还是想实名吐槽某文

就 完全不能理解 非常奇怪 单看每次分段都能让我再看一股接盘侠的味道 这是个什么情况

大致什么套路我也能摸懂 无非就是误会狗血各种记忆错乱……但是观感很奇怪。

还是ABO生子 累了

请不要评论问是哪一篇 自由吐槽 喜厌自鉴。

【忘羡】《疯道士》仙侠paro(三)

仙侠paro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姑苏龙宫与夷陵鬼城中的日日夜夜。

前篇点我(一)(二) (四) (五)  (六) (七) (八)


三、卜卦


  一次。

  又一次。

  在魏无羡第六次被叼回来后,他坐在墙头,百无聊赖地把玩着一枚阴钱,心想:“完了,我又回来了。”

  这枚剩下来、孤零零的阴钱还是魏无羡好不容易从蓝忘机手里扒拉出来的,非常寒酸。

  某人不让他玩儿。...


© Picozhi | Powered by LOFTER